◀   ACong

读书 : 呼吸

读书 : 呼吸
2020-02-19 · 7 min read
读书

★ 《降临》原著小说作者,美国华裔科幻奇才特德·姜新作集。

★ 9个短篇,9集《黑镜》,融科幻的诗意与哲学的浪漫于一体:我所有的欲望和沉思,都是这个宇宙缓缓呼出的气流。

★ 每一个“科幻必读”书单上都有特德·姜。

出道30年,仅17个短篇,却四获星云奖/四获雨果奖/三获轨迹奖/三获日本科幻大奖,此外还获得过英国科幻协会奖/斯特金奖/坎贝尔奖。

★ 奥巴马诚挚推荐:这是优秀科幻小说应该有的样子。《呼吸》让你思考那些大问题,更加感受到生而为人的温度。

★ 《时代》周刊2019年必读书目,《纽约时报》2019年十佳好书

呼吸封面《呼吸》封面

内容简介

特德·姜作品新结集,内藏《商人和炼金术师之门》《呼吸》《前路迢迢》《软件体的生命周期》《达西的新型自动机器保姆》《双面真相》《大寂静》《脐》《焦虑是自由引起的眩晕》九篇作品——

炼金术士之门,自由穿梭时空,科幻版的一千零一夜如何展开?

我的每一口呼吸,都让这个宇宙离死亡更近一步。

自由意志并不存在,只是你相信这一点之前,它并不具有杀伤力。

科幻小说中随处可见人造生物,就像从宙斯头部跳出的雅典娜,这些人造生物一出现就完全成形。但意识并不是这样工作的,软件体真实的生命周期是什么样?

我的保姆是台机器,对一个新生儿来说,这意味着什么?

记忆一直在欺骗我们,只是我们自己并未发现。如果每个人都开始持续记录生命日志,文明将发生怎样的改变?

我们并不是宇宙的中心,可一开始,人类并不知道这一点。

如果平行空间的确存在,且可以发生对话,你会用怎样的方式穷尽生活的可能?

作者特德 · 姜(Ted Chiang)

作者简介

特德·姜(Ted Chiang)

美国华裔科幻作家,当代最优秀的科幻作家之一。1967年生,毕业于布朗大学计算机专业,参加过“科幻黄埔”号角写作班,现为自由程序师。自1990年发表处女作《巴比伦塔》至今,只出版了17篇短篇或中篇小说,却让他捧回了包括星云奖、雨果奖、坎贝尔奖在内的几乎所有科幻大奖的奖杯。

目录

商人和炼金术师之门
呼吸
前路迢迢
软件体的生命周期
达西的新型自动机器保姆
双面真相
大寂静

焦虑是自由引起的眩晕

原文摘录

经历组成人生。我们的记忆并非生命中每时每刻的客观积累,而是根据特定时刻编排的故事。即使跟别人一起经历某件事,我们构造的记忆也绝不会相同:因为个性差异,我们每个人选择特定时刻的标准不同。我们各自注意到吸引我们的细节,并记住我们认为重要的事情,由此构造的记忆再反过来塑造我们的人格。 但是,我也感到疑惑。如果每个人都记住所有的一切,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否会被抹除?关于自我的感觉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?对我而言,既然未经剪辑的监控录像无法被称为故事片,那么,全方位的视频记录也不能算是记忆。

节选自双面真相

我是一种模式,我所存在的整个世界也是一种模式,而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。

节选自呼吸

为我提供动力的空气还能驱动别人,助我刻下这些文字的空气有一天会流过别人的身体,一想到这些我就感到欣慰。我不会欺骗自己说,这是我再生的方式,因为我不是那些空气,我只是空气流动模式的体现,暂时的体现。我是一种模式,我所存在的整个世界也是一种模式,而这一切都将不复存在。

节选自呼吸

同时,我也对人和人工智能之间的情感关系感兴趣,我说的情感关系不是指人类沉迷于性爱机器人。性爱并不能让关系真实,只有想维系关系的意愿才能做到这一点。有些情侣大吵过一次就分手;有些父母为孩子做的少到可怜;有些养宠物的人只要宠物们变得稍有点麻烦,就立马弃之不顾。在所有这些情况中,人们不愿意作出努力。而维系一段真正的关系,不管是与另一半、孩子,还是宠物,都需要你有意愿平衡自己与对方的需求。>节选自软件体的生命周期

“我们倾向于认为总有人要为特定事件负责,因为那帮助我们理解世界。我们过于喜欢这个想法,结果有时候就会责怪自己,就为了有人可以指摘。然而,并不是每件事都受我们控制,或者说,不是每件事都受人控制。” 人类决策属于经典物理现象的范畴,并不属于量子物理现象,所以决策行为本身并不会引出新的分支,而是量子现象产生了新分支,你在那些分支里的选择始终是有意义的。 每台棱镜都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宝贝,手提箱里藏着通往另个世界的门,可大多数世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乐趣,也没有特别的价值。 每次你表现得慷慨大度,你都是在塑造一个下次更有可能慷慨大度的人 即使多世界诠释是正确的,它也不意味着我们所有的决定都会被抵消。如果一个人的性格特征由他长久以来所作的决定所体现,那么,同样也会从他在多个世界中所作的决定中昭示出来。

节选自焦虑是自由引起的眩晕

“沉浸在悲痛中的人用不着感激任何人。”她说、“愿安宁与您同在。 “也与你同在。”我说。 她离开以后,我在附近徘徊了好几个小时。我哭泣着,但这是解脱的哭泣。我回味着巴沙拉特的话。他说得太对了: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我们都无法改变,只能更深刻地理解它们。我这一次回到过去的旅行什么都没有改变,但我知道的事情却改变了一切。事情只能是这样,必然是这样。如果我们的入生是安拉讲述的一个个故事,那么我们既是故事的聆听者,又是故事中的角色。聆听和扮演人生这个故事,我们最终才能从中得到教益。

节选自商人和炼金术师之门


EOF
· 转载请注明 https://www.acong.me/post/du-shu-hu-xi/
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 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rinkles the soul